大概是个坑王吧。)惊悚乐园/全职高手/无限恐怖/近战法师/jojo/刀剑乱舞。不定期产出。有严重拖延症!。爱冷cp。上班族。

程啸

© 程啸 | Powered by LOFTER

[楚鄭]主神時間。

執著的比較深的是楚鄭把,但是很多人吃鄭楚。
心塞塞。

隨便安利個小劇場。
蘿莉無聊的時候發現主神空間的雞蛋光時大時小,告訴了鄭吒,然後鄭吒很自然的笑著告訴楚軒這個發現,也許主神空間有早晨晚上之分,不過在怎麼在意時間,在自己的房間的場景可以自由變換,也就沒太放在心上。
楚軒兩眼放光的,蹲在雞蛋前了一夜,直到第二天鄭吒起來,雖然一宿沒睡不會怎麼樣,但是鄭吒還是執著的讓楚軒去睡,楚軒想說點什麼剛想開口就閉上了嘴巴,類人猿的思考方式就是跟一般人不一樣吧,一宿沒睡的疲憊可以讓主神修復,不過偶爾聽取類人猿的話可以讓他隊長的責任感好受點。
楚軒一邊想,點了點頭,被鄭吒推到寫有他名字的門牌前,憑楚軒的記憶力記住自己房間還是很簡單的,但是給所有房間寫上門牌的意見是蘿莉想出來的,基本上每個門前都有個畫工一般的牌子掛著。
“送我到這裡就行了,我會去睡的”楚軒面無表情的向鄭吒下達逐客令。
“誰知道你會不會睡,不行我必須看見你閉上眼睛睡著”鄭吒固執的說,往楚軒裡屋轉。
楚軒屋裡很亂,到處都是實驗的工具,與其說是亂不如說東西太多了,鄭吒並不知道這些都有什麼用,只是從一個角落發現了一個類似單人床的東西,一個僅僅只能容一個人睡下的鐵床。
看著這床鄭吒皺了皺眉,“你就睡這裡?”手指著床問楚軒,楚軒也只是推了推眼睛說“有問題麼隊長”床上還放著小件雜物,鄭吒把東西都一個個拿了下來,要是弄壞了東西他的軍師又不知道要怎麼整他,想想他的幽靈戰馬,一想他整個人都不好了,臉鄒成一坨,要多喜感就有多喜感,楚軒也只是看了會,便走過鄭吒躺在了金屬床上。
回過神看到楚軒躺在床上,雙眼緊閉,眼鏡還架在鼻樑上面,想到自己的任務鄭吒歎了口氣,隨便找了塊類似正方形板凳的東西在楚軒身邊坐下,順手把眼鏡拿了下來,看著睡著了的楚軒,雖然沒有五感但是他的辛苦自己可以感覺的到,一切為了活下去,和同伴一起活著。

楚軒醒來發現趴在自己身邊的鄭吒,明明之前就睡過的,但這會卻又睡著了,他起身手擦過他的頭髮,楚軒愣了愣幫對方把頭髮拂順,因為又要擔心恐怖片又要擔心隊員麼,雖然覺得這份擔心挺多餘還是把隊長扶上了金屬床,嘴巴輕輕張開,唇形似乎再說,辛苦了隊長。

這大概是鄭吒睡的最好的一覺了,一覺無夢。起身發現不遠處穿著白大褂的楚軒,臉上從不會找出表情的他正在做著什麼,並發現自己佔領了對方的床,他趕忙起來,果然金屬床睡的並沒有自己房間的睡起來舒服,他背稍微被擱著了,不過這並不太在意而且湊到楚軒身邊問他。
“你睡了多久??”知道他已經起來的楚軒繼續手上的工作沒有理,半天沒有等到回答的鄭吒也只有摸摸鼻子等楚軒做完實驗。
“六個小時,隊長你睡了八個小時..零兩分鐘”楚軒手上拿著剛剛做好的東西,往大廳走去一邊回答鄭吒的問題。
才六個小時,鄭吒也不敢說時間少了,只是忙看著楚軒把一個大圓盤放在二十間房間之中的墻上,然後鄭吒才知道這是干什麼的。
受到了蘿莉的啟發,楚軒觀察了一天之久才可以下定論,主神空間是有時間的,最亮的是正午,微弱的是晚上。
一個大鐘可以讓人知道時間,雖然也沒什麼用。


這個梗是看到杏花村太太的一篇無限同人想到的,不過太太好像坑了..。
楚鄭不是太明顯,畢竟平時兩個人都挺攻的,所以我這安利到底賣出去了沒有啊...
楚鄭党來交流:3
因為沒有去複習無限,看了也有幾年了,可能有些設定忘記了。

评论(13)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