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概是个坑王吧。)惊悚乐园/全职高手/无限恐怖/近战法师/jojo/刀剑乱舞。不定期产出。有严重拖延症!。爱冷cp。上班族。

程啸

© 程啸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原创 《毒药》

#国王游戏



#

外出写生是需要和同学一起合住的,这是无法逃避的活动,从一开始就抗拒和人接近的自己,注定无法和人好好相处,尽管这份讨厌会在看到风景的那一刻消散,但同学总是有意无意的指指点点,让人抬不起头。那份恶意的嘲笑像喇叭在耳边不断环绕,又像烟雾缠绕着自己的四肢不肯放开,无法正常的交流,无法正常的作画。

在画纸上画出几根杂乱的线条,无时无刻的像有人盯着自己,背后像是被利刃刮过一般,不肯回头看看。

平静的如同镜面一般的湖泊,内心却不能因此而静下来,深吸一口气闭起眼睛想象旁边的人被裁纸刀隔断喉咙的样子,这样的人这样才会安静的吧?

 

一直到傍晚也无法停止的念头,手里的画充斥着绝对温暖的色调,一改冰冷的想法,血液永远是温热又美好,把感情宣泄全都接受的画,比人还要温柔。稍微满足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。

 

校车怎么还没有来?

 

好无聊。

 

类似这样的声音不停的在他们嘴里蹦出,不满好像有实体化一般,穿着不良的男生首先打破了这样的结界。

 

无聊就玩点什么嘛。他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,鼓动着同班们凑近,拿出一盒纸牌。

 

国王游戏好吗?毕竟那么多人。

 

此刻的声音好像蛊惑的手,把自己向前推了一步。簇拥的人群像是地狱又像是岩浆,让人根本无法靠近,这个恶魔伸出邀请的手,把我往里带。

 

#

 

 

握着身份卡头总是低着不愿意抬起,纸片上画着一颗巨大的红心,复杂的花纹让自己一时看入迷,爱心的两瓣被异想成翅膀又像缠绕着的蛇,看不清模糊的女王站在中央,她的裙撑微微往回收缩,所能站足之处只剩分毫。

国王又一次落到那个少年手里,他百无聊赖的指挥着人们,像一个高傲的国王,把身份牌往空地一丢,这个恶魔终于露出他的犄角。

 

我们要不要晚点带劲的?

 

甜蜜的粘稠的话语在耳边缠绕,像是蜂蜜又像蛛网,背后冷汗不停,棉袄也不能获取温暖。引擎轰隆的声音渐渐接近,司机按响喇叭中断一切的幻想,在不自不觉中太阳也已经完全下去了,湖泊也失去了他的光泽,黑的像一块泥潭。被中断的游戏也被迫回到暂住地再继续进行。

 

#

 

 

暂住地依旧很拥挤,八人间似乎连喘口气都很艰难。被安排到最角落清理着自己的衣服。外出是难得干干净净的,交上数额不菲的金额,这里的水和电都可以不管不顾总会有学校来付清。温暖的水温冲刷着饥瘦的身体,用香皂在身上搓洗,旧的衣服也难得可以洗的那么干净,晾在窗外傻笑。尽管他是最后洗的澡,时钟的指针指向午夜十二点。

围坐在一圈的男生全都看向走出厕所的自己,好像想起什么一般勾着我的脖子把我拉进未完的游戏。

 

游戏继续。

 

#

 

 

去舔我的脚趾。

 

恶作剧的惩罚越演越烈,甚至直接开始凌辱。见我没有动作,坐在旁边的国王向后拉扯着人头发,几个男生直接用膝肘压在我的背后。居高临下的看着,眼神蔑视的好像不在看一个人,自己也一瞬间卑微的不敢看他,抗拒的眼神被疼痛改为害怕,嘴里不停的恳求他们放过自己,拳头和巴掌一个接一个的落下。不要不要。努力挣扎却迎来了一巴掌,打的没有了脾气,眼泪也随之落下,以为可以相安无事的度过这三年,没有朋友也该会习惯,可痛苦和麻烦并不会因为不去找而不送上门。瘦弱又无法反抗,嘴角被打的淤青,收起所有的逆骨,畏畏缩缩的跪了下来。

 

舔吧。

 

男生的脚趾被洗的干净,脚趾圆润的意外可爱,可这也无法证明他的无害,所幸没有汗味。

一时愣在哪里,半天没有反应被身后的人用力拍了拍背,小心翼翼的向上看去。

 

快点。

 

他果然是恶魔,嘴角带上残忍的笑,催促着把脚伸到我的脸旁。所有的勇气都让我狠狠咬上一口,但还是乖顺的伸出舌头去舔他的脚尖。

 

救救我。



这里是地狱吧?再次醒来是被带队老师叫醒,同寝的施暴者友善的向我伸出了手,我却可以看到他们阴暗的拿出了刀子,威胁的话如同枷锁靠在我脖上。

可我只能伸出手。女性同学一时对男生的友谊好奇的不行,又鄙夷的避开了我的身边。

 

救救我。


评论
热度(5)